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

官榜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健康

冬至降临,寒彻冰冷。&杂志虫&在被扣押了近乎一个月的时间后,蒋千盛被释放。毕竟你从明面上找不出来他的任何犯罪证据,至于说

冬至降临,寒彻冰冷。&杂志虫&在被扣押了近乎一个月的时间后,蒋千盛被释放。毕竟你从明面上找不出来他的任何犯罪证据,至于说到绑架庄语嫣的事情,也因为南美蒋氏付出了足够诚意的代价而暂时性的结束。他就要离开华夏。某条边境线上。随着蒋千盛被释放出境,华夏这边的人全都撤回。至于说到担心蒋千盛会不会再进入华夏境内,没有谁会多想这事。你要是不怕死的话,尽管再来。毕竟蒋千盛虽然说被释放,但还是有着前提条件的,其中一个就是蒋千盛终其一生不得踏入华夏大地半步。哪怕是南美蒋氏都不敢公然践踏这种前提。“爸!”站在蒋千盛身边的是一个年近五十的男人,他温文儒雅,文质彬彬,谁要看到都会觉得应该是大学教授的路线。没有谁会想到,他竟然是南美蒋氏位高权重的蒋上年。“爸,对不起。”蒋千盛弯腰鞠躬低头说道。“没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次的事情严格说起来不能怪你。毕竟发生这样的事情,对谁来说都是没有办法预料和控制的。你能坚持到现在已经难能可贵,放心吧,家族那边也没谁会针对你。你应该清楚,咱们南美蒋氏注重的就是家族成员的安危。只要你活着,那就是有意义的事情。”蒋上年拍拍蒋千盛的肩膀淡然说道。“何况你做的已经不错,这次的事情眼瞅就要成功,换成是谁都没有可能说做的比你还好。你会失败,只能说是非战之过。”非战之过吗?蒋千盛当然不会这样想,老爸这样说是安慰自己,要是说自己也这样认为的话,那像什么样,有成何体统?“现在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了吧?经过这次的事情,能让你变得成熟起来也算是值当。”蒋上年平静说道。“咳咳!”蒋千盛忽然间一阵猛烈咳嗽,看到他这样,蒋上年眼底闪过一抹狠意,“怎么?难道说你在被关押的时候被人针对过?有人对你私下用刑?要是有的话你就说,老爸给你讨回公道。只要他们敢做出这种事情来,老爸是断然不会和他们善罢甘休的。”“没有这回事!”蒋千盛笑的云淡风轻,擦拭掉嘴角边的痕迹后,淡然自信的说道:“爸,华夏这边还没有谁会那样做事,他们对我倒是挺关照的。虽然说被扣押被监禁,但我还是自由的。我会咳嗽是因为当时和苏沐交手的时候受的内伤。”“内伤?”蒋上年皱起眉头。“对,就是内伤。”蒋千盛示意没事后,云淡风轻的说道:“我这点伤算什么,和被扣留的这段时间相比,再严重的伤都是可以忽略的。爸,家族那边这次付出的代价有点大,不过我保证会赔偿的。”“你当然要赔偿。”蒋上年仰着头,望着蒋千盛的脸庞,沉声说道:“咱们蒋家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人,但不管是谁,只要是自己犯的错,就要将所有责任都背负起来,都要将家族付出的代价成倍赚回来,只有这样才算得上是真正的蒋家人。”“是!”蒋千盛恭声道。“说说你对苏沐的看法。”蒋上年声音有些嗓哑的问道。“苏沐吗?”想到自己会变成这样的罪魁祸首,蒋千盛就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以前对苏沐虽然说有些了解,但那都是皮毛,都是表面问题。而经过这次的交手,我发现苏沐这个人真的是不容小觑,他真的是有着难以想象的城府。”“只是这样?”蒋上年摇摇头。“你能知道这些其实已经够难能可贵的,毕竟在庄语嫣的事情之前,你对他就算认识,也只是很普通的了解。你知道他是因为他曾经给咱们蒋家带来过损失,可你却从来没有和他正面交锋过。而谁想刚刚接触,你就会被扣留。”说到这里时,蒋上年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爆发出来。你当他真的能无动于衷吗?蒋千盛是自己的儿子,却被华夏单方面的扣留一个月之久,想到蒋家拿出来的那些代价,他都感觉心疼不已。而这都是因为苏沐。他如何能不憎恨!“其实针对苏沐我早就已经开始动手做事,你知道吗?他现在是混连山省的,而我为了能够让他露出马脚来,已经通过明里暗里的关系,将他之前的三个秘书全都调过去。你说有三个秘书在身边,担任的都是地级市的常务副市长,他们能没有点犯错的时候吗?只要犯错,我就会抓住这个机会,往死的整治苏沐。甚至即便他们不犯错,我也会创造出来条件给他们犯错。”蒋上年笑起来。他的笑容有些残忍,有些冷厉。“咱们蒋家是豪门,是从华夏走出去的豪门望族,以前的蒋家何其鼎盛。即便现在没落,都不是谁想就能欺凌的。所以那些对咱们蒋家出手过的人,都要死!哪怕苏沐是所谓的封疆大吏,都要被咱们蒋家生生的玩死!”“爸,我来负责这事吧!”蒋千盛在听到这个消息后,颓废的神情猛地精神起来,双眼中流露出道道精光,狠声说道:“我想要在摔倒的地方爬起来,我想要重新回到华夏,将我曾经丢失掉的尊严和荣誉全都一个个的捡起来,爸,请您相信我。”蒋上年平静的注视着蒋千盛。“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做!”“谢谢爸!”蒋千盛眼底滚动着凌然杀意,苏沐,这条道路是你选择的,既然你义无反顾的做出了选择,就不要怪我和你一意孤行的死磕到底。“咱们现在先回家。”“是!”……要是说知道楚铮、慕白和陈味背后的黑手就是蒋上年的话,苏沐无论如何都不会让蒋千盛离开华夏的。可他不知道,所以说在收到消息,知道蒋千盛已经被释放时,心里是更多的无奈。他不想要让这事就这样解决掉,但却明白无力回天。在这种烦躁的情绪中,他接到了庄语嫣的电话。“你现在的心情肯定不好受吧?”庄语嫣轻声细语的说道。“姐,我是有些难受,但却能理解。”苏沐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眼神从迷茫中变的清澈起来,苦笑着说道:“要是说能够拿着一个蒋千盛,就换取来对国家有价值的情报和资料,相信国家是会做出交换的。毕竟留着一个蒋千盛对国家是没有任何好处的,总的物有所值。”“但这个物是你抓住的。”庄语嫣平静说道。“是的,这个物就是我抓住的,而且还是因为姐的事情被抓住的。可那又如何?这事咱们没有任何办法去抗争,所以就这样结束吧。”懊恼?悲愤?反抗?像是这样的情绪,要是说在苏沐刚刚踏进官场的时候或许会有,而且会表现的非常强烈。但现在却是没有这回事,像是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要真的是那样做了,反而是会让人觉得难堪,是不成熟的表现,他也不会那样做。“放心吧,姐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庄语嫣语气坚定的说道。“姐,你要做什么?你可别乱来。”苏沐有些警觉的问道,要是说庄语嫣因为这事而胡闹的话,反而是会让事情变得激烈起来。“胡乱来?”庄语嫣嘴角浮现出嘲讽讥诮的神情,慢慢说道:“你不要忘记,这事的背后还有着我的影子,有些人竟然会忘记和我说下这事,他们有将我当回事吗?我也清楚这事是对国家有好处的,可再有好处的事情,也不能说就这样寒人心不是。”“苏沐,我来处理这事吧。”“你要相信我!”说完这话庄语嫣那边就挂掉电话,苏沐只能是无奈的苦笑一下。他清楚庄语嫣就算是这样说,也未必会鲁莽做事,毕竟她可是聪慧的人物。但这次苏沐是失策了。庄语嫣在撂下电话后就直接找到了自己的上峰,国家中科院的院长,当着这位德高望重的老人面,她毫不客气的说道:“院长,理智告诉我,我能理解蒋千盛的处理结果,但感情上我却是没有办法就这样面对,所以说这事我希望能得到一个公平的对待。”“公平的对待?”这位院长放下手中钢笔,凝视着庄语嫣,一字一句的问道:“你想要什么样的公平对待,你说出来,只要是我能做到的全都给你。”“我知道咱们国家有着一项秘密的项目,叫做四海计划。我想要参加进这个计划,并且可以的话,我想要全权承担材料领域的任务。”庄语嫣忽然间语出惊人的说道,而在听到这个计划的瞬间,院长蹭的就站起身来,眼神精锐似刀。“你怎么知道这个计划的?”“我说是听蒋家人说的,您相信吗?”庄语嫣沉声说道。“庄院士,这事不能开玩笑。”“我没有开玩笑,我说的是认真的,请组织考虑后给我答复。”庄语嫣转身就走出办公室,苏沐,姐算是看出来了,想要帮到你的话,只有掌权,那么好,就让姐从这个四海计划开始吧。

承德的性病研究院
济宁的医院治牛皮癣
商洛白癜风专科研究院哪家好
宜春哪家专治牛皮癣
玉溪腹腔镜检查子宫内膜异位症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