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娱乐

逍遥仙村 百零二章 一生一梦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娱乐

逍遥仙村 百零二章 一生一梦法王的灵魂,像一条会飞的金鱼,由空气构成的无色的金鱼,从低空飞过。躲躲藏藏,昼伏夜行,乘着西北风,在这

逍遥仙村 百零二章 一生一梦

法王的灵魂,像一条会飞的金鱼,由空气构成的无色的金鱼,从低空飞过。躲躲藏藏,昼伏夜行,乘着西北风,在这个贫穷的冬季入夜不久,终于来到了太谷村。他低低地从屋瓦上飞过,找准了风一家,穿过瓦面,投了下去。

他这次与分神的分离,只带了些关于红娘子李凤杳的记忆,多余的一律舍在寄身佛像的分神里,一路南来,不停消耗能量,更在今夜的入夜时消耗欲空。这时入得胎中,封印信息已经是很轻松了,平平凡凡,再没有产生任何的异象。

睁不开的眼睛,安心地闭着,像被注了麻药一样,什么时候失去知觉他毫不知道。

他在母体里呼吸,这呼吸不是通过肺部和呼吸道,而是能属于自己的一切,甚至是整个母体。周围是粘滑的液体,却并不温暖。他发觉自己知道好多的东西:红娘子、林东宝、卢婷,他都记得;仓央嘉措那一世经历,投生前的封印,他无不记得。

“我不是一个胎儿么,我不是分离了分神,封印了记忆么,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他茫然了,“而且,我在母体中怎么没有感到温暖”想到自己是在母体里,他不管什么迷惑了,先生出去才有得混。

他伸展了一下,感觉整个母体也跟着伸展了,像伸懒腰一样,然而他觉得这个伸展很夸张,似乎母体将要因为这个伸展而爆炸一样。他吓了一跳,猛地睁开眼睛然而他睁不开眼睛,但他仍然看见了,看见了很多很多,好像他全身都是眼睛一样。

他看见了白色的液体,看见了巨大的树,看见了远山河流,看见了蓝蓝的没有日月星辰的天空,看见巨大的床一般的石椅,还有树根边的小湖,还有沙漠。非常的熟悉啊

他还来不及惊讶,他发现自己也听到了,呼呼的风声,小湖波浪拍打湖岸的声音,还有一群女人的尖叫声,那么地熟悉而又惊人心魄的呼叫声沙漠里黄尘漫天,飞沙滚滚。

突然,“日星印”三个字在他的意识里蹦了出来

他平静了,沙漠里的飓风也停了,黄沙在陆续下沉,湖波不再击岸,一群女人停止了尖叫,四处张望。三个女人,什么时候出现在了湖边的树下,正盯着逐渐由巨大而正在恢复原来大小的树干根部,看了很久,失望颓唐地坐在干净的,一般铺了一地的树根上。

“我还是风一,原来我只是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原来我曾经是一个颓废的藏法王”风一醒悟了,“不过我的身体呢”

他一个呼吸,天地风起他感到很有趣:“整棵树都是我”然后他把呼吸放得很慢很慢,悠长而又细微,得不呼吸一样,这时天地才平静。再后来,他根本不再呼吸,似乎自己,也是树,仍然在和外界交换着。

他觉得自己很强大,有用不完的力气,似乎一个随意,天地要变色。他记起不是重伤垂死的吗现在竟然一觉而重伤尽复这不动声色修复自己的,一定是这神秘的菩提树

他还记得自己曾经是还虚了,也发现了自己此刻不正是化虚的状态吗此念一起,他便散入了整个日星印的上层天地,无形无质,无阻无碍地充满了天地的任何地方。

让他感兴趣的是化入蓝天的部分自己,蓝天的高处坚硬无比,然而无质的他直接渗透入天,化在其中。他化入地的部分自己,也向下渗去,向土地之下深处渗透去,然后是像上层的天一样,是下层天地的蓝天,再接着是下层的天地,沙漠。

,他感觉整个日星印,都真正意义地变成了自己,仿佛自己的长相是这么一个三棱锥的塔。他感觉自己“身”外是泥沙,然后随意一动,自己升上去,河水,不,应该是海水,因为他还“看”见了鲨鱼。

这时,太平洋海底,几乎和海水一样颜色的日星印从泥沙里冒出来,上面沾满了泥沙,不进很快泥沙不见了。它忽大忽小,大的时候比航母还大,小的时候还是指甲那般,风一在随心所欲着。,它像一艘潜水艇,在海底行进着,只是这潜艇是一座三角塔罢了。

潜艇缓缓升出水面,渐渐小了,继续升上去,离开了海面,飞碟一样

,却不需要动力飞上了天空。三角飞碟升上高空,变得指甲一样小,吸收着任何的光和热,他以神识为雷达,向大陆飞去。

,日星印飞到南蛮之南的逍遥宗领域,驶入了逍遥宗的后山山洞里,停了下来。

说是说了那么久,然而时间却不过一瞬。坐在根上的三个女人还在看着树身,他们的身后不知不觉凝出了风一,他先是没有衣服光溜溜摇摆着,然后才化出衣服。他偷偷摸摸地蹲坐下来,两手臂张开,伸得老长,像山上的老藤一般,向前揽去,一下把三个女人抱成一团。

三女吓了一大跳,发出三种不同的尖叫,然而都是“啊”像三名高、中、低女歌手在练习合声一样,可惜的是她们的这三个尖利的长音并没有构成协和音程。练声当中李凤杳想暴起反抗,但一想到会伤着两边的两女特别是卢婷,便老老实实不动了。

皆轻薄了一番后,他双臂放松。恼怒的三女已经平息怒气转过来了,她们智商都高,一惊之后便想到了喜,这里能出现的另一个她们三人之外的人,只能是那个“死鬼”,并且他们挣扎中轻薄着她们的手,那动作是那么的让她们怀念的熟悉。正面再相拥在一起,风一被波浪掩没了。

三女还是那么年轻,仍然是十岁少女模样,不过风一知道她们不是少女,而是少妇。风一还是原来长像,似乎二十一二岁模样了,没留胡子,还光着头,不过他不敢像蒙娜丽莎那样连眉毛也不留,男人不用太美的,不需要美到没毛没边的。可恶的是,这家伙的衣服只有一条棕色的沙滩裤,而他的脚下却是一双华贵精致的藏皮靴。

他梦里当法王的那一生,应该光头的他倒留了长发,如今回到女人们中间,该留长发了他倒装起逼来,搞光头的发型唉,所有的人都跟他有代沟,不知道怎么去想了啊。

三女正考虑谁先向风一亲去的时候,中间的风一化起了三头六臂来,是三个光头,在中间接住三女的小嘴,都一样光头,她们没有什么选择,反正都一样。只是长吻当中,这家伙又三个头全长出长发来了,不过三女一点不觉得他幽默,尽情经营着自己的情事业。

“唔-,唔”风一挣扎着问道,“迷们报幕我,时间过去多少年了”

“夫-,夫-,夫-,木木木知知知冒冒冒”三女含糊地先后回答。浏览器搜“篮色書吧”,醉新章節即可阅读

...

朔州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宝鸡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济南好的牛皮癣医院
朔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宝鸡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