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体育

青莲剑说 第35节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体育

青莲剑说 第35节“雀蒙眼?咦,不是夜盲症么?”李小白一下子恍然大悟,自己竟错怪了这位管事。升斗小民能够吃上饱饭就不错了,难得

青莲剑说 第35节

“雀蒙眼?咦,不是夜盲症么?”

李小白一下子恍然大悟,自己竟错怪了这位管事。

升斗小民能够吃上饱饭就不错了,难得见到油腥,维生素A摄入不足,白天看不出什么分别,但是到了晚上却会变得跟睁眼瞎一般,许多鸟雀在夜间也同样看不清东西,于是民间便有了雀蒙眼的说法。

没有足够的肉食和油脂,因此普遍得夜盲症并不奇怪。

李小白向来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当即说道:“算了,今天晚上就找个地方将就一下吧!”

“谢仙长体谅!谢仙长体谅!谢……”

“我不姓谢!”

“……”

丁智强忍着笑,好端端的,怎么画风又变了。

不过刘管事依旧苦着脸,他又开始犯愁,千雉军的营帐从未有多余,一时间哪里有适合这位年轻仙人的营帐。

就连他自己也没有单独的营帐待遇,不得不和那些仆役小厮挤在同一个帐篷里面。

“小郎,要不今晚你暂且跟我挤一挤

,胆战心惊的刘管事看他就像在看炸弹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爆炸,将整个异士营掀得天翻地覆,自己也同样小命不保,步及前几任的下场。

老瞎子?李小白却毫不犹豫的否决了他。

算命先生成天摸来摸去,摸完男人摸女人,摸完正太摸萝莉,天然带着男女通杀的属性,李小白可不想睡到大半夜,突然有人摸自己的手,再摸自己的脸,光是想想就让人觉着恶心与汗毛直竖。

那么接下来的选择便只剩下一个。

“就它了!”

李小白指了指那座没有出过声的营帐,径直走了过去。

“别,别!”

刘管事吓得面无人色,连忙前却阻拦。

乍奈何李小白脚步极快,三步并作两步,当刘管事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已经一脚踏进了营帐门帘呢。

“完了!”

刘管事就像一滩稀泥,当场瘫坐在地上。

可是没曾想到,提心吊胆的片刻,李小白却从营帐门帘内探出脑袋。

“刘管事!麻烦你帮我把铺盖准备好,今天晚上我就暂时睡这儿了。”

没打起来?

难道里面没人?

这不可能!

刘管事难以置信的望着这一幕,那座营帐内有一位实力强大的术士,难道他没有看见李小白吗?任由他钻进了帐篷。

平日里,除了出战的时候,夜泣大人极少会离开自己的营帐,连食物都是仆役亲自送进去的。

尽管满肚子的疑惑,他还是回应道:“仙长,一切交给在下便是!”

“小郎好生休息!老丁我明天再来看你!”

反倒是丁智对李小白充满了信心。

这个信心是建立在李小郎一次又一次化险为夷的神奇手段上。

事实上方才李小白刚一踏进营帐门帘,便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年轻人,年纪似乎比他大不了多少,从头到脚穿着一袭黑衣,连衣风帽正罩着脑袋,一个人站在营帐中央发楞。

一看到小白同学,他随即浑身一颤,惊呼道:“你,你是什么人?是要来杀我的么?”

这是什么路数?

李小白一怔,还是规规矩矩一拱手说道:“在下李小白,想要借用兄台的营帐暂过一晚,放心,在下对男色不感兴趣。”

“不要杀我!不要!”

李小白却没想到,对方的情绪越发激动,满脸恐惧之色更甚。

明明自己还没打算动手呢,这货就给怂成这样?

说好的视凡人为蝼蚁的术士呢?

真是又涨姿势了!

“嘶!”

藏在李小白腰间云蛇纹蜀锦口袋内的青蛇突然窜了出来,迅速缠上他的肩头,鲜红的蛇信吞吐不定,死死盯着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怎么了?清瑶!”

李小白有些惊诧,妖女的反应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他身上的灵气波动开始增加!”

青蛇口吐人言,如淡淡白烟般的妖气平空出现在身周,环绕着蛇身缓缓流动。

“灵气波动?他准备释放法术吗?这家伙看上去明明很害怕。”

李小白越发看不懂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奇怪反应,简直是高度受迫害妄想症,还带一定的过激攻击性。

“你还是退出去,他随时会释放出法术。”

清瑶语气中的警惕之意不减,反而向李小白发出了郑重警告,似乎眼前这个年轻人十分危险。

“蛇,蛇,毒蛇,不要咬我!”

看到李小白肩头的青蛇,男子情不自禁的倒退了数步,神色越发慌张,双手飞快结印。

活见鬼!

一言不合就要动手吗?

李小白的眉头拧了起来。

“真的要跟他打吗?这家伙可不好对付!”

对面人族身上灵气波动再次高涨,使清瑶不得不重新评估对方的实力,这个年轻人至少有着炼神境低阶的水准,与它几乎半斤八两。

因为李小白并没有退出营帐,青蛇的蛇身立刻变粗增长了数分,蛇尾原本盘在肩头,此刻却垂到了腰间。

“坏人!你们不要逼我,啊!啊啊!我受不了了,你,你们去……”

几盏油灯的灯光照映下,年轻人脚下的影子莫名动了起来,仿佛有一头张牙舞爪的怪兽,即将从阴影里面挣脱出来。

正当对方某根已经紧绷到了极限的神经将断未断的那一刻,李小白突然看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脱口而出道:“一加一等于几?”

此前满脸惊恐却被疯狂神情替代的年轻人先是一怔,随口道:“二!”

“三乘七是多少?”

“二十一!”

“从一加到一百,合计是多少?”

“呃!我算算!”

脸色苍白的年轻人仿佛全部注意力被这个算术题所吸引,蹲下身子,在地上划拉起来。

过了一会儿似乎又觉不够,起身抓起李小白方才看到的那些东西,继续拨弄着。

那是几十支细短棒,比筷子短,又比牙签粗,一般人还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玩意儿,不过却在关键时刻给小白同学提了醒。

几个简单的问题就像是神奇的魔咒一样,营帐内的灵气波动渐渐恢复了平静,取而代之的是自言自语的演算。

“五千零五十!”

没想到片刻之后,年轻人怔怔地抬头望向李小白,那眼神就像等待喂食的小鸡小鸭,满是憧景和渴望。

咦?挺快嘛!

李小白有些惊讶,虽然比不上用一加九十九,二加九十八,循着这样的规律乘以五十再加五十就能瞬息间得到答案的小技巧,完全依靠脑力强推硬算,已是十分难得。

仁慈的小白同学立刻满足了对方的愿望。

“设未知数一,名曰‘钝’,设未知数二,名曰‘角’,假设……”

-

南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宜昌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赣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南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宜昌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