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生活

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七十七章 背叛者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生活

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七十七章 背叛者韩仁的心头颤,他突然意识到,他们所有人都掉入了一个陷阱。一个巨大的陷阱,这个赌局不是李澜生等人合

移动藏经阁 第五百七十七章 背叛者

韩仁的心头颤,他突然意识到,他们所有人都掉入了一个陷阱。

一个巨大的陷阱,这个赌局不是李澜生等人合伙诈这小子,根本就是这小子在诈他们所有人。

从初的输光所有钱,那才是正戏开始。

而毫无疑问,这小子是故意输光钱的。

为的就是引一个人上钩!

不是李澜生,而是李仟儿!

就连他先前的表现,先前的态度,都是故意让在场所有人对他厌恶,对他咬牙切齿!

特别是李仟儿,当李仟儿在自以为必胜的情况下,将李仟儿赢走。

至此,李澜生将再没有丝毫的退路。

而之前韩仁还真的以为,这个孩子是真正的纨绔子弟,真正的娇纵蛮横。

如果这一切是生在一个成年人的身上,韩仁都会保持他一贯的怀疑态度。

可是……可是对方只是一个孩子,一个五六岁的孩子。

这几乎是一个,无法让任何人提起警觉的年龄。

当然了,韩仁觉得这肯定不会是眼前这小子布置的,在他的背后,肯定好友其他人在操控着一切,这孩子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李澜生显然也意识到事情并非自己想象中的那样,李澜生愤怒的目光中,带着几分锐利。

“武尊,你背后的人给你许下承诺,本王可以给你十倍!”李澜生低吼道。

“呵呵……你女儿都输给我了,你还能给他什么东西?”白晨不给李澜生留丝毫颜面,当面的戳中李澜生的痛处。

李澜生怒不可遏。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

白晨对武尊挥了挥手:“下去吧。这里没你的事。继续执行你的任务,在子夜前,任何人都不许离开这里。”

武尊面无表情的退下,只是,低下头的时候,眼角流露出一丝怨恨之色。

白晨并未注意到武尊的异色,微笑的看着众人:“继续我们的赌局吧,这可是你们定的规矩。不到子夜时分不离局不散场。”

这个规矩原本是为了套牢眼前这小子的,如今却成了他们自己的枷锁。

只是,如今他们已经没了退路,特别是李澜生。

钱德龙和冯高峰的脸色也不好看,在白晨的逼迫下,他们签下了一个又一个的契约。

当子夜时刻终于来临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像是虚脱了一般。

如果单从今晚的赌局胜负来算,他们已经把自己未来三百年都输掉了。

“赌局圆满结束,真是畅快淋漓的一场赌局,哈哈……”

作为这场赌局。的胜利者,白晨赢走了郡主。让李澜生、钱德龙还有冯高峰倾家荡产。

只是,这时候武尊却带着一群不之客来了。

白晨的老相识,燎王麾下贪狼院院长,冯天赐!

还有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却又都是杀气腾腾的人物,这些人没有一个弱于冯天赐。

“武尊,你带这么多人,是想背叛我吗?”

白晨依然在收拾着桌子上的契约,对于现场一触即的局势,丝毫不为所动。

事实上此刻除了白晨之外,所有人都感觉气氛将至冰diǎn。

武尊的脸色很不自然,可是看向白晨的目光并未有所改变。

“不要説什么背叛,我从来就没有对你真正的效忠过!”武尊咬牙切齿的説道。

事实上,冯天赐带着人进来的时候,也是非常的诧异。

这就是武尊口中説的大敌?

就是他口中説的,只要帮他除掉此人,他就愿意归顺燎王的大敌?

在冯天赐等人的眼中,这小孩还不如李澜生等人来的有价值。

“在场的诸位大叔大爷,你们对一个小孩子,就这么的虎视眈眈吗?”白晨巴眨着大眼睛,一副娇楚可怜的模样。

武尊连忙道:“不要被他的外表蒙蔽了,他可是以一己之力杀了皇天门的老祖师,同时还坑杀了皇天门现任的门主皇天城!我们皇天门四个掌座,其中三个也都是死在他的手中!皇天门也是被他毁掉的!不能对这小子有丝毫的大意轻敌,不然的话……”

武尊越説越是恐惧,只是他这话一出,在场所有人都已经惊得合不拢嘴了。

武尊不会是疯了吧?

这只是一个小孩而已,怎么在武尊的口中,却成了混世魔王一般?

“本座也是受制于他!冯天赐,你以为本座委身祈求于你是为了什么,就是因为我对付不了他!”武尊阴沉着脸色,眼中不时的闪烁着恐惧的光芒

原本还有一diǎn念头,拿下这小子。

如今这心思却已经荡然无存了,他很清楚白晨的可怕。

因为他就是白晨崛起的见证人之一,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白晨的可怕。

如今从武尊的口中得知,眼前这个小子,居然凭着一己之力毁掉了皇天门,这更是乎他的想象,所以此刻他再无一丝的心思。

他不想招惹这种恐怖的敌人!不管是白晨,还是他儿子。

“老夫与白晨也算是旧相识了,既然是故人之子,那老夫就不以大欺小,武尊,这事还是你自己解决吧,我们走!”冯天赐当即説道,一diǎn都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转身便带人离去。

武尊整个人都崩溃了,他原本的计划是煽动冯天赐与白晨火拼,然后他自己坐收渔利,在这计划中,他已经算到了每个环节失败的可能。

可是事实却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顺利,这小子只是凭着几句话还来头,便将冯天赐等人吓退,他所有的勇气,也在瞬间荡然无存。

“哈哈……燎狗的手下真不经吓,随随便便説几句话,便逃的比够还快。”白晨已经捧腹大笑起来。

可是在场却没有一个人笑的出来,每个人都以恐怖的眼神看着这个孩童。

韩仁已经在心中多次的提高这个小孩的威胁程度,可是到头来他才现,这个小孩的恐怖程度,远远的乎他的想象。

那可是燎王的左右手!居然只是凭着几句话,就把人吓跑了。

堂堂的武尊,居然在这个小子面前,吓得面无血色。

这是何等荒唐的事情,却在眼前生了。

武尊脸上充满了绝望,他很清楚白晨对待背叛者的方式。

老怪物的死便是的例子!

武尊突然狠下心,突然吼道:“小子!我要你……”

只是,不等武尊动攻势,他的一条腿突然崩成碎片,惨叫声响彻整个息王府。

“你刚才説你要做什么?我没听清楚,麻烦你再説一遍。”

李仟儿已经吓得躲到了李澜生的身后,李澜生此刻也是站立不稳,身体摇曳的更风中残烛似的。

武尊知道自己难逃一死,眼中充满了愤怒的与绝望:“本座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那我就让你做不了鬼!”白晨咧嘴笑起来:“知道人棍是什么不?砍了四肢,然后把你塞在土里,天天给你施肥,浇水,你会看着自己的身体,慢慢的在土里腐烂,却什么都做不了,那场面,真叫一个惨绝人寰。”

武尊的脸上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他是真哭了:“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求你杀了我吧……我不想报仇了,我真的不想报仇了……”

“你应该知道,背叛我的下场吧。”白晨微笑的看着武尊。

“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我不该胡思乱想,少主,求你杀了我吧……”武尊颤抖着声线,惊恐的叫着。

白晨并不理会武尊的祈求,转头看向李澜生:“诸位,如今这里已经属于我了,如果没什么事,请便吧,对了,临走的时候,顺便把府里的那些侍卫带走,毕竟是我的府邸,我可不想弄的血流成河,毕竟清理府邸,又要花费一笔钱。”

李澜生握紧拳头,咬牙切齿的看着白晨。未完待续。。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是医保定点医院吗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郭雨霏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的公交路线
汕头华美医疗美容医院陈贤珊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看病贵不贵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