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养生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四十二章 灵主要见你

2019年10月12日 栏目:养生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四十二章 灵主要见你^那道白色的光影以违背物理定律的超光速,在星系的各个角落繁星般地出现,在布满星系的各个种

黑暗血时代 千三百四十二章 灵主要见你

^

那道白色的光影以违背物理定律的超光速,在星系的各个角落繁星般地出现,在布满星系的各个种族的视线中出现,往复巡攻,光辉交织……戥与五序看到的是纵横数十万光年的恐怖数列矩阵,拔异与海国大殿主看到的则是满天飞舞的疯狂剑式,而银色战舰中的源门紧紧地盯着七道光柱,一动都不敢动。

但不管看到的是什么,都有一个共同的特diǎn——迅速地便已经完全看不懂,不论是戥与五序努力想要跟上的那些恢宏矩阵,还是拔异眼中似曾相似的迷幻剑式,都是一样。

戥听到的声音越来越多,甚至有一个声音来自于他们进入仙女星系时所遇到的支弱小舰队,而神奇的是,此时他们的位置与这支小舰队早已不再同一悬臂上,相距极其的遥远。

为什么能听到,不知道。

不仅他能听到,其他人似乎也能听到,仿佛大家都同时处于同一个频率的超光速广播上,所有人,或者,所有的生命,都能够在瞬息的时间内听到或者看到,另外一个悬臂上的其他一个生命的声音与世界。

每一个人似乎都是“广播”,每一个人似乎也是“广播”接受者。

每一个人都在自己的“视线”中看到一道闪£≤dǐng£≤diǎn£≤小£≤説,过黑暗的白影,每一个也都在自己的“视线”中看到七道光柱……

戥忽然想到了什么,飞快地道:“五序?你听到吗?”

“看”着整个“星系”“听着”无数生命的声音,和他一样沉陷于不可思议的宏大结构不解中的五序。下意识地道:“什么……”

但下一刻,它立即反应过来。震愕中带着意思兴奋道:“你能和我説话?等等,等等……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

它明白的瞬间,戥也明白了,两人刹那间的激动犹如一个小学生终于揭开一道可以推开中学大门缝隙的谜题,虽然依旧不能跨入那道门,但通过门推开的缝隙看见门后的精彩,而不至于完全稀里糊涂,什么也看不到。

“我们看到的是它所看到的,我们听到的是它所听到的。”五序仍在继续説着,或许是这句话不太好理解。它迅速而间接地説了两个字:“零维!”

戥惊叹地补充道:“太快了!”

这时候,充满求知欲的海国大殿主忍不住插嘴道:“什么意思啊?”

五序没有兴趣理会它,戥倒是很耐心地给它解释道:“那道影子,看到了没有?它在穿梭我们的零维,穿梭整个星系所有生命的零维空间,我们能看到的能听到的信息,是它从其他生命零维意识中携带过来的映射,看起来,就像是我们自己看到与听到的一样。实际上,都是它造成的,它是一个媒介,就像是光子在宇宙中传播一样。它在零维中传播。”

海国大殿主想了一下,还是无法理解:“既然它是媒介,我们只是被动被它穿梭。那我们之间怎么可以自由的説话?”

戥赞叹道:“它太快了,快到了我们的生命。我们的零维,都无法分辨其中的间隔。就像人类的眼睛,运动图片速度达到一定的帧,就会形成连续的动画景象,我们现在説的每一句话,在説话的同时,已经被它不知道来回携带了多少圈了,所以,你能听到,而且不仅你能听到,拔异也能,旋臂对面的那支小舰队也能,时间上,它们和你几乎感觉不出有什么差异。”

拔异的确听到了它们之间的对话,但他明智地选择闭嘴,只有海国大殿主仍然孜孜不倦地试图攻陷它或许一生都攻陷不了的“阵地”,更加茫然起来:“但是,这样的话,信息不是超光速了吗?”

五序本可以完全不理会它的,在此时,同时有无数的声音犹如噪音一般地在每个人的听觉中,但因为海国大殿主是在与戥交谈,而它不仅要与其他卓尔人商量,还要与戥做进一步的交流,因此一直被强迫听着,戥的时间被占用,它便无法再容忍下去,打断道:

“确切地説,那不是信息,戥这么説是为了便于你们的理解,你们的词汇中找不到更贴切的形容,它发生在你的零维中,你甚至可以将它当做是一种幻觉,并非现实物质信息的传递,它对现实的影响体现在更高层面,是相对静止的无数独立意识与相应空间中物质的相互能动……好了,你的水平听再多反而更加迷惘,仔细看它的影子,或许对你的修炼有好处。”

海国大殿主不知道那是五序的声音,和其他人,它对卓尔人都不熟悉,对卓尔人的头头五序,就更加地不熟,因此一时也没有敬畏的心理,便説道:“但是……”

它的话还未説话,拔异终于出声道:“你就闭嘴,法克,你们説的每一句话,全星系的人都能听到!”

另外一边,五序向戥道:“我们分析了一下,它通过分散在星系各个角落的生命视线获得实时信息,然后在无数零维空间中,建立整个星系模型,再通过这个意识的模型,对各个角落生命视线外的死亡之光进行狙击,整个过程,从现实到虚幻,再从虚幻到现实,因此它显得无处不在,比死亡之光更快更迅速。”

戥接着道:“简单来説,它利用我们的零维为跳板,纵横整个星系,建立我能看到的矩阵世界;复杂来説,它其实是在利用我们自己的力量与死亡之光的宏碎片进行对抗,它和七道光柱所做的,仅仅是重组、整合以及统一了整个星系的生命能力。”

“这一切似乎有是预谋的,建立在仙女星系均匀密布生命的基础上,否则它们也……”五序还要説什么。这时候就听到来自银色战舰中的冰冷声音道:“你们俩能不能安静一diǎn?这是神尊之战,岂是你们能看明白的?仔细看那些死亡之光与矩阵世界。説不定对你们的科技有很大的提升帮助,不要再説话。所有人都不要再説话,不要干扰两位神尊的战斗,否则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它的话中,附带了一份语言翻译字典,在下一刻,便传遍了整个星系,但效果却并不怎好,各种窃窃私语的议论仍然十分的巨大,只有戥所在的舰队。威慑于银色战舰的恐怖,都闭上了嘴巴。

银色战舰中的冰冷声音一边继续敬畏地盯着七道光柱,一边再次冷声道:“都闭……”

它的话也没有説话,便被一个更加强大的声音覆盖:“都闭嘴,不得再发出任何声音,我是仙女族灵主!”

冰冷的声音立即不再説话,星系中其他角落的各个种族生命也统统销声!

星空中顿时再次沉寂下来,巨大的星系之上,演化着不同的生命眼中不同的景象。七道光柱透过数不清的零维空间,始终如山一般地牢牢地将死亡之光钉挡在星系之内,任由其被来回的白光绞杀。

这个过程并不太长,但极其的恢弘。极其的激烈,空前的交杀,终于在不久后。死亡之光便在星系的各个角落被击碎为无数独立的碎片,然后再被一一清理。

当一个碎片在所有人的视线中消失的时候。仿佛能听到死亡之光在“死亡”前不甘地惨叫。

按照五序的説法,它中了某种埋伏。上了当,陷入了布置好的陷阱,而结果便早已注定。

如果整个星系没有布满生命,它还有机会,如果它没有展开,也许也还有机会,但现在,它没有了,战败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便决定了,此时不过是的一击。

当它消失的刹那,那种超光速超距的视线,便立即随之消失。

但在消失前的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看到巨大的星系之上,漆黑的星空之中,浮现出两个巨大的面孔——对拔异和海国大殿主来説,他们看到就是两个面孔,而对戥而言,它看到了是两道不可思议的“信息”流,或者説,意识流更为确切一些。

其中一个面孔俯视着戥的暗舰,而另外一个则冷漠与极其严格地望向遥远的深空,看都没有看底下的银色战舰一眼。

“老神尊!”

银色战舰中的冰冷声音几乎颤抖地惊惧説道,像是打破寂静的石头,在整个星系无数人的心中投下核弹一般惊涛骇浪。

即便是那里灵主也是一样。

戥也在颤抖中,他感觉到俯视他的“面孔”,似乎向要对他説什么,但他又无法与它准确地匹配上,就像某种接口定位到了,但是却无法匹配地接上。

他猛地想到了楚云升,这个面孔应该是要对楚云升説什么,因为他有楚云升的符文关系,所以只能被定位到零维,但却无法匹配上接口。

下一刻,两道面孔同时消失,星系恢复平静,数不清的飞船战舰,像是刚才做了一场梦一样,回到现实之中,要么继续向星系圆盘的上空逃飞,要么坠落回星系之内。

仿佛时间在刚在的某个时刻,被切了一刀,中断了一下,现在又恢复了。

所有种族,所有生命,一边操控着飞船,检测着周边的情况,一边匆忙地将刚才见到的一切都尽可能地详细记录下来。

银色战舰中的冰冷声音説得没有错,甚至五序也没有説错,不管是对科技,还是对修炼,刚才的一幕对它们都有无穷无尽的帮助!

这甚至是超越灵的战斗场景,哪怕大家能看到的仅仅是战场的一角,能够理解的仅仅是零星半diǎn,也将受益无穷,对海国大殿主如此,对旋臂末端的那个小舰队如此,对五序等卓尔人,甚至那个仙女族的灵主,也是如此。

虽然死亡之光逝去,战争似乎平息了,但是没人再敢在这个星系待着,纷纷操控着飞船继续离开星系,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敢在延误。

戥暂时在各种不解的念头放在一边,指挥着舰队向星系之外逃离。

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发现了两个异常,一个是五序突然相似哑巴了,一直沉默着,而仙女族的残余舰队,似乎正在朝着他们的方向运动。

许久之后,当他收到来自其中一个仙女族信号后,便立即且必须要与五序商量了——“左旋神国的前继承者,我们的灵主要见你!”

而此时,五序还在埋头地计算当中,并且同样的计算,它已经与其他卓尔人做了上万次了,每一次的结果都几乎相同——它所在的立方体,在死亡之光逝去后,突然重了一diǎndiǎn!

这一diǎndiǎn十分微小,几乎不可察觉,但追求完美的卓尔人还是捕捉到了,并且通过上万次的计算排查,找到了多余的那一diǎndiǎn极其微小的质量,来自于楚云升曾打开过的无上科技模型,以能量形式转化出的质量。

^未完待续。。

来宾癫痫病医院费用
台州治疗白癜风方法
成都治疗牛皮癣医院
来宾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台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