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搜
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玩世不恭

2019年07月27日 栏目:科技

“童教练!”信义拳馆里,学员叫了一声正在拳台上做指导的童桦,又兴奋的连连指向门口。童桦看了一眼门口,对正在指导的人交代了一声之后,利索的跳下

“童教练!”信义拳馆里,学员叫了一声正在拳台上做指导的童桦,又兴奋的连连指向门口。童桦看了一眼门口,对正在指导的人交代了一声之后,利索的跳下拳台。“都给我回神了!”同在拳台上的Sing朝场内不满的喝道,“每天看不腻吗?!”学员们被他吓得赶紧回神,认真的练起动作来。童桦走到夏致远面前,接过他手里的白玫瑰。夏致远偏头亲了亲他的脸颊,问道:“Sing怎么又不待见我了?”圣诞节过后,夏致远专门找了时间,约Sing和叶梓一起坐下来吃饭。席间他向Sing诚恳认错,解释自己和童桦分手后心情不好,找那些人只是失恋后的发泄。Sing明显不满意他的说辞,生怕他和童桦复合不是出于真心,对他们的事情死也不肯点头。童桦无奈,只得和叶子两人一唱一和,抛出早就操练好的一堆台词。叶子还强调夏致远在孤儿院的表现良好,说看夏致远这么疼爱顾栋就知道,他不是无情无义之人。两人说了半天,见Sing还是不肯松口,童桦只能祭出自己的绝招,睁大眼睛,楚楚可怜的朝Sing做拜托状。从小到大,想吃糯米饭猪肉卷的时候是这样,想买鞋的时候也是这样。“你信他?”Sing拿他没辙,只得将信将疑的问了一句。穿靴子的猫猛然点头。“唉,”一声叹息之后,Sing严肃的说,“夏致远……”“要是我再伤他的心,不用你来找,我自己绑上双手双脚,让你打死算数。”“切,”Sing斜了他一眼,“你有没有绑起来,在我眼里有什么区别?”这顿饭吃完后,Sing算是默许了他们重新交往。夏致远使出浑身解数,变着花样带童桦去找好吃好玩的。除此之外,每天来拳馆接童桦的时候,他还会带来一束新鲜的白玫瑰。而今天Sing见他出现,明显不太高兴——这让以为已经摆平Sing的夏致远疑惑不已。看了眼手里的白玫瑰,童桦跟夏致远咬耳朵,“家里堆满了你送的花,昨天叶子发作他,说谈恋爱那么久,一朵花都没收到过。”夏致远大笑,直到Sing狠狠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收敛了得意的表情。凑到童桦耳边,夏致远悄声说:“跟我比这个,他还太嫩了点。”※Sing作为一家之长,虽然对童桦和叶梓都很宠,不吃不喝也会帮他们买想要的东西,但在有些事情上,是专|制做派浓厚。比如上次他让童桦还钱给夏致远,童桦不肯,两人僵持了一整晚,还是童桦让步,眼泪汪汪的被逼着打开电脑转了账。又比如童桦和夏致远复合以后,他要童桦不许去夏致远家,又说晚上十一点前必须回家,晚一分钟就开始满世界的找他。有次两人临别前在车里缠绵,亲来亲去不慎上了火,耽误了门禁。千钧一发之际,出来找童桦的Sing猛敲玻璃窗,生生打断了好事。自此以后,私下里夏致远都管Sing叫丈母娘。童桦搬回夏致远家那天,Sing真像嫁女儿一样,一百万个不放心。他带着叶梓跟着童桦去夏致远家,一边帮他整理行李,一边还喋喋不休的说着“他欺负你了要跟我说”之类的话,直到叶子看不下去,把他拽走才算完事儿。Sing和叶子走后,家里安静下来。童桦走进卧室,倒在熟悉的大床上。见夏致远站在床头看他,童桦把头埋进枕头里夸张的闻了一下,“这床有别人睡过吗?”夏致远在他身边躺下,“有。”童桦立即跳起来,压在他身上。“你骗我!还说没跟别人……”夏致远抱住他翻了个身,用嘴堵住他没出口的话。长长的一吻过后,夏致远在他脸上轻啄了一口,“连顾栋的醋都要吃,你这吃醋的功夫见长啊。”暧昧的姿势下,童桦看了他一会儿,忽然搂住他的脖子,猛然吻了上去……出于各种原因,今天之前,约会中他们只是亲亲摸摸,并没有真的做过。两人都憋了大半年,等这场重逢等得心焦不已。然而,久别的激情并不如想象中顺利,夏致远一反平时温柔的样子,从背后进去的时候,动作十分粗暴,童桦出声叫他轻点都不听。结束之后,夏致远趴在他背上,一动也不动。童桦刚想发作,却发现肩膀慢慢洇上了湿意。“夏致远?”夏致远迅速抽身下床,用手抹了把脸就往浴室走。童桦转身坐起,看着他的背影,疑惑的摸了摸自己湿润的肩膀。等童桦洗完澡出来,夏致远穿着浴袍,正站在窗边抽烟。“喂!”被童桦吓了一跳,夏致远转头看着他。童桦咬着嘴唇,慢慢走过来。“弄疼你了?”摁熄手里的烟,夏致远下手就要掀他的浴袍,“让我看看。”童桦拍掉他的手,斜斜的瞥了他一眼,“明明是我疼,你哭什么?”夏致远无言以对,只是伸手把他揽进怀里,静静地亲吻他的额头。“对不起宝贝……我没控制住。”许久之后,童桦温柔的搂住他的背,在他怀里摇了摇头。※童桦回家之后没多久,情人节就到了。叶梓本来提议四人一起过节,却被夏致远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二月十四日当天,夏致远带童桦去一家颇有情调的西餐厅吃了晚饭,吃完饭后,又神神秘秘把他拉到附近的一条小巷。巷子里有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除了门牌号,门上还画了些奇奇怪怪的图案。夏致远敲了敲门,里面一个女声说道:“进来吧,门没锁。”照着夏致远的指示,童桦推开大门,只见店里黑魆魆的,看不出卖什么东西。朝门里张望了一下,童桦问道:“你要把我卖了?”“差不多,把你卖给我。”夏致远说着,搂着他进了店。店里灯光幽暗,面积不大。一个打扮前卫,唇上穿环的女人见他们进来,起身半开玩笑的朝夏致远行了个礼。“夏老板,按你的吩咐清场了。”夏致远笑笑,拉着童桦走到她面前,给他们介绍道:“这是我跟你说的人,这是S市的纹身师Kelly。”“纹身师?”童桦看看Kelly,又看看夏致远,“你这是要……”夏致远朝他点点头,然后握住他的右手,单膝下跪。“还记不记得,我们在海滩度假的时候,你问过我,能不能把我的名字纹在身上?”“记得。”童桦轻声说。“当时我拒绝了,后来为了这事不知道后悔了多久,”夏致远跪在地上,仰视着他,“希望你现在还没改主意。”“童桦,”如求婚一般,夏致远语气郑重的征询道,“你愿不愿意,在身上纹我的名字?”童桦低头看了他许久,眼眶通红的点了点头。起身一把抱住他,亲了几口之后,夏致远干脆抱起他在原地转了几圈。女纹身师在一旁鼓起掌来,还吹了几声口哨以示祝贺。说定了之后,童桦在纹身馆特制的床上躺下,夏致远帮他盖上毛毯,只露出需要纹身的地方。图案已经由夏致远和Kelly反复斟酌,事先设计好。取出特制的图纸,Kelly先把图案用淡彩印在童桦身上让他们确认。夏致远点头之后,Kelly对童桦说:“这地方下针会很疼,能忍住吗?”童桦对她点点头,夏致远找了把椅子坐到床边,握住他的手。无影灯照亮了需要纹身的部位,灯光下,纹身师专心致志的进行着自己的工作。随着Kelly手上的动作,童桦的眉头不时紧蹙。夏致远握着他的手,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安静的店堂里,除了纹身机断断续续的声音,听不到半点呼痛的呻|吟。新设计的图案并不复杂,半小时过后,“夏致远”三个字就完美的覆盖住了原本已有些模糊的泰文纹身。“好了,”放下手中的纹身针,Kelly给童桦涂上消炎啫喱,“大功告成……回家后一周内尽量不要长时间沾水。”涂完啫喱,她还忍不住表扬了童桦一下,“你老婆真乖啊,不像有些客人,动不动就叫的跟杀猪似的。”夏致远摸了摸童桦已经汗湿的额发,在他唇上落下一个奖励的吻。童桦朝他笑笑,慢慢挪动腿部,从床上坐起来。把手中的啫喱瓶放到一边,纹身师打开工作抽屉取出一张纸,又对夏致远吹了声口哨。“夏老板,轮到你了,可别比不过你老婆哟。”听了Kelly的话,童桦疑惑的看着夏致远,不知道他要干什么。拍了拍童桦的肩,夏致远起身脱掉上衣,露出肌肉结实的胸膛,“来吧。”Kelly让他在椅子上坐下,拿起手里的图纸在他胸前比划:“纹哪儿?”无影灯下,图纸上清晰可辨地绘着“童桦”两个字,横平竖直,并不花俏。指了指心口,夏致远对纹身师说:“纹这里就行。”-正文完-作者有话要说:打下“正文完”这三个字的一刹那,长出一口气。这文写的十分艰难,各种意想不到的麻烦频频发生,还好,终于没有坑掉。回头看看章给我撒花的各位,衷心感谢你们的一路相伴,不然凭我一个人,一定坚持不到结局。感谢从底牌开始一路给我鼓励的阿婪,谢谢写了两篇大长评,如此喜欢小童的桔子,谢谢好基友狐中仙陪我研究剧情研究人设研究封面,谢谢你们听我抱怨了那么多还没有放弃我。还有很多很多文下留评、投雷的读者,一直撒花的晒太阳的猫猫、小老虎、muouren,补了好多留言的皆朱桔子宝贝,给我留了好多读后感的luoqI、玻璃洋葱、Fluffy、闲云、阿颛、独孤求爱、咱家可不是來打醬油滴……等等等等(蠢作者名单肯定有遗漏,先鞠躬!)每一个留言,都是我码字的动力!关于番外,抱歉由于一些你懂的原因,只能写在个志里,个志预购地址如下:淘宝预售→?spm=686.1000925.1000774.13.1cca8o&id=39941578683台湾代售→?21407087234288有问题可以来Q群(313034186)或者雅乐微博→询问。,按例扔下新坑地址:《底细》?novelid=2163631新坑是《底牌》系列文,讲的是底牌里的渣攻韩钊,CP:韩钊X何靖(林乔的助理),林乔和谢锐有戏份,文完全可以和《底牌》分开看。再次鞠躬感谢大家,我们新文再见!

鄂尔多斯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陇南治疗白癜风好的专科医院
泰安好的专科医院治牛皮癣
淄博医院癫痫病排名
深圳阴道有点瘙痒怎么办
  • 友情链接
  • 合作媒体